七臺跨年演唱會同晚打擂 主攻不同策略 “真唱”仍然稀缺

來源:網絡 更新日期:2020-01-02 06:10:11 點擊:659248

來源標題:七臺跨年演唱會同晚打擂 主攻不同策略 “真唱”仍然稀缺

許魏洲(左)和宋軼參加央視跨年盛典演出。

蔡徐坤參加江蘇衛視跨年演出。

肖戰參加東方衛視跨年演出。

一年一度的跨年演唱會總是能給人足夠的跨年形式感。2020年,“跨年”大戰從電視機打到了視頻網站,除了常規的網站直播,二次元網站“B站”也首次加入了混戰行列。

“花開兩朵,各表一枝”,當七臺演唱會同時競爭觀眾手中的遙控器或鼠標時,注意力已經被極大地分散,牢牢盯住一臺演唱會的“忠誠”可能不再會有。

七家平臺打擂,明星陣容重合

跨年夜的電視熒屏很久沒有這么熱鬧過了。除去中央廣播電視總臺的2020跨年盛典,湖南衛視、東方衛視、江蘇衛視、浙江衛視和四川衛視都同時在2019年最后一天在線“競技”。加上北京衛視的2020環球跨年冰雪盛典,由北京衛視、黑龍江衛視和河北衛視聯合舉辦,僅電視機上,觀眾在這個跨年夜就能同時在9個頻道看到演出。這還不算上網絡端,今年二次元網站bilibili第一次加入了跨年夜混戰。

這么多平臺都要做演唱會,國內文娛圈的明星可能都不夠用了。跨年演唱會最喜歡的明星家庭輪番上陣,杜江、霍思燕這邊在央視跨年盛典拜年,王祖藍、李亞男那邊在東方衛視就秀起了恩愛。由于各家晚會有錄播也有直播,還出現了同一明星在不同晚會的場面,人氣偶像吳亦凡就先后出現在湖南衛視和bilibili的跨年演出中。而肖戰、李現、蔡徐坤、張藝興等“流量”明星,則被幾家電視臺瓜分,分別放在了開場和大軸演出,作為收視保證。

“假唱”仍常見,唱將受尊崇

根據最新公布的收視統計數據,如果以CSM59城的數據來看,江蘇衛視登上跨年夜的收視榜首;以酷云互動的實時直播數據來看,湖南衛視以收視率3.78一騎絕塵,城域份額為第二名的1.8倍。

過去的跨年夜,湖南衛視看玩法,江蘇衛視聽現場,幾乎成為了一種習慣。由于大型演唱會難以保證演出質量,國內衛視做跨年直播,用假唱代替現場收音算是一種默認的潛規則。這次跨年夜中,楊紫的跑調、李現的對口型假唱都很快被觀眾發現。一直堅持真唱的江蘇衛視跨年演唱會,則因為邀請了一眾唱將而備受好感,孫燕姿、林俊杰、潘瑋柏的現場開麥勾起了無數人的青春記憶。

除了明星陣容的比拼,各家衛視還將更多的力氣花在內容創新。湖南衛視TFBOYS與“溫拿五虎”的跨時空對唱,東方衛視朱一龍與刺猬樂隊的驚喜合作,江蘇衛視寶石GEM和陳偉霆演繹的原版《野狼DISCO》,更是沖到了熱搜榜前排。而被年輕人調侃為“小破站”的B站跨年夜,“央視段子手”朱廣權的主持已經很有效果,吳亦凡《大碗寬面》的獻唱以及理查德·克萊德曼演奏的《哈利·波特》系列電影主題曲,更是兼具自嘲精神,直擊80后、90后的童年情懷。

用好“流量”,內容革新是關鍵

跨年演唱會如何吸引觀眾的目光,這個答案幾乎是唯一的,“看明星”。從各家衛視的最終陣容看,可稱為“頂流”的肖戰、李現被各臺爭搶,蔡徐坤、吳亦凡、張藝興、陳偉霆等人氣偶像也不甘人后,被平臺當作收視法寶,給予了開場或者大軸的表演時間,也寄托了最高的收視期待。

有趣的是,今年的跨年競爭,湖南衛視還首創了拒絕粉絲現場舉燈牌的活動。這個活動不僅被訴諸口頭,而且在現場通過大屏實時直播“掛人”的方式進行有效監督。過去困擾現場演出的燈牌大戰,首次被官方加以限制,也前所未有地得到了順利實施。此舉被網友調侃,“國內唯一能治燈牌的電視臺出現了。”

這或許也是一種新的信號。從收視表現看,這些“流量”藝人確實撐起了跨年夜電視收視和視頻網站的點擊量,無數粉絲因為偶像而蹲守電視機,或者苦等網站直播,他們的出現也為電視拉來了更年輕的觀眾群,可謂一舉兩得。不過,擅用“流量”明星的各家電視臺開始更清醒地認知明星的價值,開始嘗試作出合理的引導,而不僅是艷羨明星的“導流”效果。當跨年夜過去,人們回味起2019年最后的夜晚,更容易記得的可能是出奇的跨界搭配演出,可能是王祖藍神奇的哪吒造型……這些都更多源自于電視文藝內容的革新,而并非簡單地歸功于明星的號召力。

相關熱詞搜索:水母,水污染防治法,水沫子,西安交通大學教務處,西安交通大學自考,西安人事網

上一篇: C羅新年撒狗糧:新年快樂,我的愛人

下一篇: 張火丁為戲迷復演《霸王別姬》

分享:

福建36选7每期开奖时间